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平台安全吗 > 旅游 > 正文

美丽的加拿大(火车旅行) 1 - xoyuanfen的日志

2018-05-03 20:47 点击:
美丽的加拿大(火车旅行) 1 - xoyuanfen的日志

      不知从何时开始, 我对一年的假期不再像以前那样期盼。尽管每次度假归来都觉得很愉快。也许是由于工作,整天忙忙碌碌,顾不上为去哪里度假考虑太多。也许是由于年龄, 玩过太多的地方。新鲜感自然差了。 也许是由于孩子,从来围着她的时间走,自由全没了。也许是婚姻,依赖成为了自然。连度假也是如此。 除了服从命令听指挥,就是放松享受了。人啊,有时候就是贱骨头。

    但不论如何,每年的度假都有其独特的享受。所以如果尽力把它记录下来。一方面可以和朋友共享。一份快乐便成为了两份或多份。再者,也许有一天可以翻来重新品味回忆一番。

       2012年的假期是从多伦多(Toronto)坐火车穿过加拿大,到爱得蒙顿(Edmonton)。下火车后租车到位于加拿大部分的落基山(Rocky Mountain)的佳思伯(Jasper)和伴福(Banff)游玩。之后路经加尔格里(Calgary) 回到爱得蒙顿。再坐火车回到多伦多。总共两周时间。

    从中国出来四分之一世纪我从没在国外坐过火车。总是习惯汽车或飞机旅行,又自由又自在。有朋友推荐火车旅游加拿大是又省事又美妙的方式。加上伴福是我们一直想去的地方。这次旅行是两全其美。再说玛雅预言说2012是世界末日,要死也死在最美的地方。


在加拿大坐火车

    加拿大作为世界上第二大的国家,人口却不多,大约3千多万。而且主要集中在东部的安大略(Ontario)和西边的英属哥伦比亚(British Columbia)。 东起太平洋,西临大西洋,南靠美国,北面是北冰洋。没有天敌。富饶辽阔。可谓得天独厚。

    加拿大最长贯穿东西的火车从温哥华(Vancouver)到多伦多。每周两班。还有其他连接的铁路。从多伦多乘车最东可以到大西洋边的新斯科舍省(Nova Scotia)。我们坐的火车从多伦多星期六晚十一点发车。到达爱得蒙顿是第三天早晨六点半。

    多伦多是度假的起点和终点。作为加拿大最大的城市,人口二百六十多万。是一个多种族聚居之地。文化生活丰富。随着华人移民的日益增加,中国的文化影响是比比皆是。中餐馆遍地都是。我们常常开到多伦多,只为一饱饕餮。当然也去看亲戚和朋友。离城一个半小时的尼加拉瓜瀑布(Niagra Falls)更是北美出名的旅游点。

    和很多老城市一样,多伦多火车站就在市中心。几经翻修,至今只有很小一部分还保存着火车站的功能。大部分成为市场,同时作为城市地铁的中转站。临近的体育场是猛龙篮球队和蓝鸟棒球队的主场。你可千万不要因为这小小的车站而小看加拿大的铁路行业。多伦多的最高建筑,CN塔,曾是全世界最高的建筑。到今天也是屈指可数。就是以加拿大铁路公司命名的。就是在今天,铁路运输还对加拿大经济起着很多作用。当然客运已是昨日黄花了。

        

    我们白天开到多伦多,在大统华买了些中国食品,以备荒郊野岭中的不时之需。多年的旅游经验告诉我一定要将肚子照顾好。荒郊野岭错过饭点要做到有备无患。坐火车行李是两大件可免费托运。不愁没地方。将车寄存在我表妹家,并与她全家及太太的表弟到餐馆饱食一顿。然后乘地铁直奔火车站。

    火车站只有一个候车室,还有一个挺有意思的名字,叫全景(Panorama)。我们从前台领到车票后就到这里等候及领取饭票。 加拿大火车的卧铺票包括饮食。以前国内坐车从来另掏钱吃饭。这是我没有预料到的。尽管太太早就知道。但不操心的好处是能有不时的惊喜。

    第一次乘火车有说不出的好奇。特别留意周围。候车室并不拥挤。进去的第一印象是年纪大的乘客居多数。想想也不奇怪。习惯了快节奏现代生活的年轻人多坐飞机,除了有闲暇的谁来凑热闹。何况我也算不上年轻了。 很多老人还刻意打扮一番。像小时候电影镜头里的样子。我暗暗好笑。只是希望不要上演一部尼罗河谋杀案。

    上车时大家排队缓慢的移动。没有拥挤和喧闹。悠闲的像时光倒流,世界停滞。我也夹杂在人群之中,用异样的眼光欣赏着周围的人们,缓缓地,缓缓地走向站台。

    火车显得古旧,看去像六十年代的时髦货。闪亮的不锈钢包皮已不能掩盖岁月的痕迹。而火车的造型分明在告诉你他曾经辉煌的过去。就像一个漂亮的女人身上可以衣着光鲜。脸上的皱纹却难以掩饰。其优雅的举止又能让你想象昨天的浪漫岁月。

    由于订票时间晚,我们四口并不在同一车厢。女儿陪外婆住在包厢。我和太太则分别在不同车厢的床位。一节卧车车厢有六个床位,六个包厢,和六个单人包厢。总共二十六位乘客。每节车厢有一个公用淋浴,每次可一个人入浴。包厢有单独的厕所和洗手池。另外六个床位的乘客有男女两个公用厕所。每两截车厢有一位服务员负责铺床(或白天变成座位)及为乘客服务。每三四节车厢有一个餐车和一个公共活动车厢。活动车是两次,上层是玻璃顶棚,象双层公交车的上层。可以观赏沿途景色。下层有个小酒吧。还有半截车厢是活动室,有杂志游戏和电视供你消磨时间。从玻璃顶棚大致可以看到火车的长度。这个季节是客流量大的,有五个玻璃顶棚,所以应该有二十五节左右的车厢。算算满员也就是400人。到冬天会减少车节。

    车厢入口外的站台上乘务员微笑着迎接每一位乘客。他们都有了乘客的姓名和床位, 并主动自我介绍。表示有任何问题告诉他们都将尽力提供帮助。车上每个床铺都已铺好。还有一个包,里面有一条手巾,两条浴巾,肥皂,护肤膏,口杯等。床上还摆上一块巧克力表示欢迎。简直和游轮上完全一样的。这让只在国内坐过火车的我倍感惊奇。

 

 

    初上火车,我十分好奇。四处走动看看。我的床位有头尾两个可调节的边灯。可以用来阅读或照明。帘子十分厚实,也不透光。扣好后外面完全看不到里面的动静。隐密性非常好。走廊很窄。单人行走没有问题。两人错位有些困难。需要礼让。带了一堆充电器,我很快发现插头不多。只有车厢中间两个。厕所里两个。包厢里倒是有两个。抱着IPad不放的女儿应该高兴。

    我的铺位在下铺。上面是一个去温哥华读研究生的女士。旁边是一个去阿尔伯达大学(Alberta)读研究生的男孩。跟我说工作难找。先继续读吧。另外三个铺位空着。乘务员说到温尼博才上人。我太太过来看我是否安顿妥当。没想到跟过来一个亚裔女孩与我太太自我介绍,叫丽。

    十点四十上车后刚安顿好。十一点开车后,就听到广播。车上为欢迎乘客,在吧台和观光车提供免费香槟。哈哈,这等好事怎能错过。正好女儿和外婆马上睡了,我和太太溜到观光车顶,坐在位子上边欣赏夜景,边品尝香槟边聊天。别说,这度假的感觉来了。

    由于全家在不同车厢,我和太太在同一餐车用餐。女儿和外婆在另外一辆。试着找车长换也因为满员没换成。这一方面给我和太太单独约会的机会。另外也锻炼锻炼女儿。孩子总要长大的。

    车上的早餐从六点半到八点半,不须预约。午餐和晚餐分三拨。凭预订时间进餐。餐车全满,四人一桌。由餐厅服务员领位,每次都会遇到不同的乘客。这样给大家互相攀谈交流的机会。

    我们第一天的早晨就和坐在对面的一对夫妇聊了起来。在国外与人交流容易的多。彼此不须太多的戒心。有点“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的感应。主要是人之间距离远。没有太多利害冲突。见面还亲。小地方或乡下尤其如此。古人云走万里路,读万卷书。但走路一定要和人交流。否则不如在家读书。这不,他们夫妇叫山姆(Sam)和克莉丝汀(Christine),家住多伦多。去温哥华探亲。当他们知道我们是美国人后,就和我们聊起他们去古巴旅游的经历。我们的兴趣引得两位滔滔不绝大侃一番。告诉我们去古巴如何合算。不止包饭,酒也随便喝等等。听得我们馋兮兮的。由于美国对古巴禁运。美国人去古巴被发现是要罚款的。很多老美通过加拿大去古巴旅游。听了这对夫妇的故事我们也许会在今后留意。

    聊了一会儿,我太太问他们是印度人吗。我只奇怪的看了太太一眼。他们说是斯里兰卡。我这才注意到他们南亚人的特征。太太的听力和语言能力很好,常能从对方的口音中听到我听不到的东西。也能很快学会一门语言。不论是西班牙语还是法语德语,两三个月就能和人攀谈。而我对细节的关注就不仔细。有时会闹笑话。

    既然是早餐,还是说说餐车上吃啥吧。早餐相对简单,有加式早餐(Transcontinental),两个鸡蛋,肠,火腿,或烤肉,土豆,加面包。你也可要西式荷包蛋,里面是奶酪,火腿,菜。每日里面的东西不同,由厨师定。再想简单可以要烙饼(Pancake)或麦片(Cereal)。饮料是奶,茶,咖啡,或果汁。火车上白天在活动车厢里始终有各种小点心和饮料。加上活动空间小。吃是不成问题的。活动室还告诉大家有儿童活动放录像,还有几时几刻有品酒等等。

    火车从多伦多开出后向北行驶,然后再转向西。行驶一夜后还没出安大略省。火车穿过密密的森林和大片水草丰满的沼泽。森林里的树木带着明显的北方特征。有时是松林,有时是白桦林。基本上没有看到人。偶尔路过一个小镇也通过广播告诉大家。镇子多是一两千人,以伐木为主。火车所到之处,动物自然全跑了。即使广播里是司机在前方见到麋鹿,等我们驶过时也没了。

    玻璃顶棚总是人最多的地方。比在房间或车厢里空旷一些。心情舒畅。随身带本书在车上看是很好的主意。我在多伦多车站特别问道是否可以上网,结果是不仅不能上网,大多数时间连手机信号都没有。

    中午饭时间很快到了。车上没事做,吃饭倒是一个期盼的事情了。中午的菜单要丰富的多,有牛肉,鸡肉和鱼。也有素菜。外加甜点。我点了一份鲑鱼。量不太大正合适。我们刚刚坐定,服务员领来一对母女。她们说中文。我们自然很高兴。肯定没有泪汪汪的感觉。但她们刚坐定,女儿就和服务员说她不吃,只是帮她妈妈点菜。服务员也很友好地说她可以坐在这。和她们一聊才知道母亲坐卧铺有饭,女儿是坐车没有饭。说得我摸不着头脑。连忙问还有坐车吗?女儿告诉我们最前面有两节坐车。座位比较舒服。她母亲因为睡不着觉,买了卧车。爸爸还在坐车等。我太太自告奋勇说可以帮老太太点菜。让她去照顾爸爸。原来她们是天津人。女儿从美国毕业在温尼伯(Winnipeg)教经济。父母探亲带到多伦多玩。我们知道明天一早到温尼伯,就像她打听温尼伯如何。有哪些地方可以游玩。她说那冬天很冷可以到零下40度。城市还不错。有免费的公共汽车。可以转转动物园及叫福克斯(Forks)的市场。不过她对城市明显不是很熟悉。可能还没呆很长时间。女儿学经济的。我本想从她那得到点有用的东西。可她却说经济理论的结果由假设决定。错了就说是假设错了。言下之意信不信由你。你同意的假设,错了是你的事。完全是忽悠你没商量。反而羡慕搞工程的有一定标准。不会太离谱。可能是中国人谦虚,从来对自己从事的职业很低调。也可以说中国人多对自己从事的职业缺少激情,没有热爱。只是生存手段而已。

    火车徐徐向前,终于在下午到达了一个叫洪潘(Hornpanye)的车站。火车会在站上停留三十分钟。这对一直憋在车上的乘客来说,能下车活动活动身体,无异是件好事。洪潘的人口是一千人多一点。伐木为主。车站小到不能停下全部车厢。车在十五分钟时向前挪一半车,让后半截车进站。难得的机会我们自然没放过。和其他乘客一样放放风照照相。小镇傍着个小山,一眼可以看遍了全城。尽管人口荒凉,但这是离开安大略省的最后一站。而且是安大略的地理中心。火车开了几乎一天才走了安大略省的一半。可见加拿大之大。

    火车继续在辽阔的原野上奔驰。加拿大的客车和货车比起来没有优先权。因为货车的利润要多得多。所以一遇到单行线需要错车的时候,客车就被放到另外的线上等货车先走。大家就在观景车上数车皮。货车上的每节集装箱多是两个重叠。一个女士还风趣地说,我们不过是低级的人类而已。

    有意思的是铁路的单行线还真多。按说以现在的技术和如此宽阔的土地,造双行线并不是什么困难。可以看出加拿大的经济并不发达。货物运输量不大。可惜了这片土地。

    火车开出洪潘不久就开晚饭了。我们的晚餐排在第一班,下午四点进餐。比起午餐,晚餐就更丰富了。我点了一份牛排,太太要了一份鱼。晚餐的伙伴是一对来自苏格兰的年轻夫妇。妻子在新斯科舍省做生化方面的研究。马上要去美国圣地亚哥(San Diego)工作一年。他们要在温尼伯下车再转火车,向北坐一天。目的地是丘吉尔(Churchill)。那里靠近北极,号称北极熊之都。而且那里不通公路。要去只能坐火车去。据说冬天有北极熊直走到站台上。乘务员也插上几句,说丘吉尔非常美。这个时间去一定能看到北极光。

    想想丘吉尔应该是个不错的旅游目的地。坐火车很享受。下车就直接旅游了。当然还要原路坐回来。这对夫妇已经玩了很多地方。玩遍了加拿大再往美国去。一个很不错的生活方式。国外很多年轻人都是这样玩遍了世界。这对好玩的夫妇,尤其是老公,明显属于自来熟的,很讨人喜欢。和车上的人都混得很熟。他还提到我们的厨师是法国人, 厨艺非常地道。过了温尼伯就换人了。也特别提到加拿大的卧铺车比欧洲的好。

    餐车的主管是位很友好的女士。告诉我们明天她就下车了。所有服务人员都在温尼伯换班。我们将得到新的一班服务人员。听说她是在温尼伯的居民,我们乘机打听一下那个城市有什么好玩的。并且把中午打听到的路线和她商量。主管告我们可以去动物园和一个印第安人的市场买点土特产。没想到我们对动物园并没太多兴趣。野生的还有点意思,圈养的除了几个大城市的花样多点,其他的实在没啥新鲜了。而且看了野生的再也对驯服了的动物没兴趣了。我们就问她福克斯市场。她说从车站后门出去就是。

    火车预定早晨六点半到温尼伯,要到中午十一点离开。原来我们还准备参加车上推荐的旅游车去看看温尼伯。听了城市的消息后,我们决定不再参加旅游车,而是自己溜达溜达市场看看市容。

    晚餐后我回到自己的车厢。太太也回去整理东西,准备明天早餐后到温尼伯下车去玩。


    碰巧我上铺的克里斯蒂吃饭回来坐那看书,我便和她聊了起来。她是到温哥华读书。我就问她做哪方面的研究。她说做细胞方面的。主要是对病变细胞的控制,防止它们的扩散。我说这是很有意思的领域。不知他们是用什么手段来控制细胞的扩散。她津津有味的和我描述他们的研究。但一提到专业术语我就完全不灵了。赶紧回到更大众化的话题。她家在离纽约州不远的一个城市。和美国人接触很多。

    还没等她展开话题,我太太过来了。告诉我那对苏格兰夫妇告诉她尾部车厢有品啤酒的节目。正好那对夫妇也路过去尾车,就和我们说是前面的服务员蒂姆(Tim)告他的。因为他错过了下午品酒的时间,蒂姆告诉他晚上七点半在尾车还有。到那就说是蒂姆送过来的就行。

    我们一起兴高采烈地去尾车。我还和克里斯蒂开玩笑说她最好带上证件,万一她被查年龄有用。她坚定地说不论是加拿大法律还是美国法律,她都能喝酒了。结果我才明白加拿大十八岁就可以喝酒了。比美国早三年。她全然没有一点想年轻一点的样子。看来年轻本身是不须掩饰年龄。只有年纪大了才期盼年轻,也忌讳人说老。

    来到尾车,大家异口同声说是因为吃饭错过了蒂姆的品酒时间,由蒂姆介绍来的。按说我们的车厢靠前活动也是应该在前面的。但没想到由于蒂姆和苏格兰夫妇的鼓吹,都是前面车厢的人来,反而没有后面车的人了。后面酒吧的服务哥来格(Greg)一边开玩笑说要找蒂姆算账,一边招呼大家。

    由于历史短,总体来讲,美洲人对品酒的水平可能不如欧洲人。但这并不妨碍大家对品酒的兴致。借酒找乐子谁还要教呢。吧哥将大家安顿好,就介绍今天要品的是加拿大从东到西的几个酒吧自釀的啤酒,首先是坐落在温哥华的English Bay,多伦多的Steam Whistle,和温尼伯的Fort Gary。

    首先是温哥华的English Bay. 大家啤酒进肚后,吧哥问大家对酒评价如何。大家纷纷说不错。酒比一般的味道重,其中还有一丝香甜。好像是加了果子。麦芽的之外好像有橡木的香。可能是在酿造时用了橡木桶或加了橡木。一般啤酒的酿造因为发酵时间短现在多是用不锈钢的容器,很少用木容器。

    吧哥等大家评论之后,读了酒家的介绍,果然是有勾兑。大家再次赞扬酒好。然后就是多伦多的Steam Whistle。

    这家酒吧就在多伦多的火车站旁,苏格兰人说他在多伦多曾经去过。我上铺的克里斯蒂也表示这家很有名。酒倒上来以后,味道很冲,明显是加了某种肉桂之类的香料。大家都有同感。尽管没人说不好,但纷纷说English Bay的更好。

    最后的是黑啤酒。一般黑啤酒味道要重。但Fort Gary的黑啤却比一般的淡很多。味道还好。苏格兰男人说比English Bay更像英国酒。

    酒后到尾部的顶车上,静静地看着远方云彩在夕阳的映照下明暗变化。森林原野也逐渐暗下去。偶尔的水面反映出天空的云朵,一晃而过。车体晃动和光线不足,很难用相机捕捉到清楚的景色。但旷无人烟的宁静是很容易感受到的。


    回车厢睡觉之前,我突然对太太说我们去看看坐车是什么样子。就从车尾一直走到了车头。果然有两节坐车。座椅比飞机上的宽大。间距也大。一节车厢大约能坐100人。这样满员的火车大约有600人左右。

    车厢象摇篮一般的晃动。催动着每个乘客甜蜜的梦。云雾笼罩的原野的夜除了黑还有更黑。真是一个睡觉的好夜晚。

    这晃动中美妙的睡眠自然在晃动中醒来。半夜时曾经停过一个车站,但谁知道呢,又有谁会在乎呢。第二个白天就在晃动中来临了。

    清洗之后,马上准备车早餐。火车晚点,要到九点才到温尼伯。这到给了我们足够的时间用餐。对面的男士在温尼伯住了很久,就给我们简单介绍了一下城市。由于心思在准备下车游玩,他说了什么也没太注意。

    车外的景色与昨天比较变化很大。无边的森林换成了大平原。一望无际的田野。公路上也偶尔有汽车在跑。终于有了人烟了!

    前方的城市是温尼伯。这是加拿大第七大城市。人口大约70万。地处北美的经线中心。是曼尼托巴省(Manitoba)的首府和最大城市。100年前,一条横跨加拿大大陆的铁路修到了温尼伯,使它迅速繁荣起来。短短几年,温尼伯就成为世界上谷物的重要市场。临街的店铺价格炒到25万。这可是当时的钱。折合现在恐怕250万也不止。

这是XO美丽的干女儿。


    车终于到达了温尼伯。从车上看城市挺整齐的。我们随着大家下车。碰到见过的人说声再见。从车站后门出来,是一个大停车场。找到了有名的福克斯市场,却没开门。已经是九点半了,居然人都不见。我们于是感叹一番加拿大人的懒惰。沿着河叉,我们随便溜溜。偶尔有几个晨练的人。再就是一块碑和河边舞台。这里的名字就是以这个河汊命名的。九点半在这里好像是别处的六点半。走过一个漂亮的吊桥,前面是法国区。可店铺关门,人影都少见。太让我们失望了。

    从吊桥返回来,我们又转到了火车站的前面。这里有点城市的样子。碰巧有个中国学生模样的女孩路过。我们就问了一下公共汽车的时间。她也不清楚。指着马路对面的旅馆友好地给我们介绍说是温尼伯最大的旅馆。沿着马路向前就是市中心。向前望去,也是有些整齐的高楼。就是少见人影。

    看看离上车的时间也不远了。我们也没心思坐公共汽车进城了。女儿要去福克斯市场买冰果露(smoothie)。我就乘机在火车站里上上网。就这样和温尼伯告别了。


     出了温尼伯,火车开进了一望无际的大平原。田野和草场变换着颜色。一捆一捆的干草卷在等人回收,作为家畜冬天的食物。农场的房子多在树林之中。想来是为了抵御一点冬天的风雪。收割后的田野没有杂色一片金黄。景色和当年路过爱荷华(Iowa)一样。只是更加平坦。这里是加拿大的粮仓了。

    预计明天早晨我们就可以到达埃德蒙顿。到了温尼伯时间调慢了一个小时。到了埃德蒙顿还有再慢一个小时。途径萨克其万 省(Saskatchewan),到达阿尔伯特(Alberta)。

    在我们沉浸度假的享受之中时,我女儿和岳母那边却是出漏子了。孩子照顾老人不周。本来老人就吃不多,遇到西餐就更是如此。孩子又不耐烦去解释,结果只能换人。由我带孩子吃午饭,老人和太太去吃。这次遇到的是从英国来的一对夫妇。男士很是幽默。但浓重的英国口音让我很难适应。交流起来差很多。好在女儿在旁帮忙。正好她也作为民间大使去过英国,所以对英国也有些了解。这对夫妇和我们一样是去伴福游玩。欧洲人大约很能侃,一会儿是欧元危机,一会儿是希腊债务危机。还不时问问我女儿喜欢不喜欢英国。吃完饭我们相约在伴福见。

    女儿大约头一次在餐桌上和陌生人聊天,觉得挺兴奋。把在学校学习的才能表演得不错。像个优雅的小女士。可能和阿婆在一起给憋坏了。

    饭后太太找到客服经理聊天说我们昨天品了啤酒。今天是否有什么节目。经理马上说我们今天也可品酒。是喜欢品葡萄酒还是啤酒。太太马上说品过啤酒了,该是葡萄酒了。经理说没问题,就下午四点半吧。还和我太太开玩笑说她听下了车的经理说了,一帮品酒的只品不买,抠门的很。大家听了哈哈大笑。

    下午时间充裕。除了照顾一下女儿和外婆,就是看看风景,看看书,再聊聊天。在观景车遇到了丽。她人长得挺漂亮。我问太太她会是哪里的。太太说是中国人。但从她肤色上看象菲律宾或印度。但椭圆的脸型又不像。也许是混血。她家在滑铁卢(Waterloo)。在读音乐和考古的博士。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组合。自然我们有兴趣。便问她的研究的具体内容。她便说起是到某地考察音乐相关的问题。腼腆地也没说明白。当然也许是对外行不足道也。

    碰巧我有个朋友在滑铁卢,孩子今年上大学。成绩出色可以上如何大学(包括去美国)。但最后选择在本地上。我就问丽是否加拿大学生都喜欢就近上大学。她说多数如此。并对美国送孩子去高学费的私立大学是否值得表示怀疑。她在宾州大学学习过一段时间。说起美国和加拿大学生的区别。她认为尽管水平差不多,但美国学生都很有闯劲,加拿大的则相对随意。从她的表达能力上我也可以看出这点。尽管亚裔孩子相对害羞,但美国孩子总是自信满满。这是教育的结果和差别。

    既然是音乐专业,我以为她一定是在钢琴,小提琴或某种乐器很拿手。就问她是否从小练习什么乐器。得到的回答是否定的。除了在学校的乐队里吹过黑管,她并没在乐器上下很多功夫。而美加的中学生几乎人人都有进乐队的机会。她的专业明显是冷门。今后有工作也不会很好找,可能当老师之类的。但看她快乐的样子是真喜欢。

    这时乘务员告诉大家要驶进萨克其万省了。请将时间调慢了一小时。靠近萨省,平原开始变成了丘陵。农场变成了牧场。可是牛并不看到很多。不过有高有低的变化很是赏心悦目。乘务员给大家启蒙,问如何知道进入萨省了。你会看到有一个很大的化肥厂。我就问她是什么化肥。说是钾肥。提炼完直接装车运到中国和俄国。我问刚经过的农场难道不用化肥吗。她没有回答。只强调运往中国和俄国。但她骄傲的神情分明在说,我们这里土地肥沃,哪里需要这东西。想想也可理解,这里随便挖土就能提炼钾肥,附近的土地里大约也不会缺钾。提炼完钾肥的土壤就像被抽了精髓,寸草不生。堆成了一座灰色小山。与周围的水草肥美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我们按照约定准时到了酒吧外的活动室品葡萄酒。这次和上次完全不一样。人多,而且上年纪大人多。把个小间挤得满满的。这次是个吧姐。连名字也没自我介绍。就给大家介绍要品的白红葡萄酒各一种。白葡萄酒来自安大略,那里多是粘土。酒是一个从意大利的移民的酒庄来的,名叫23。据说移民的老婆生日是23。还有其他几种巧合,所以他认为23是他的幸运数。红葡萄酒来自英属哥伦比亚,那里气候湿润土壤肥沃。

    两种酒依次品过,大家没什么评论。吧姐也没问。总之比较沉闷。我和太太也就匆匆离开。离开后太太对我说酒真不咋样。完全是做广告的。我说我恐怕都能酿出差不多的。两种酒的共同缺陷是没什么后味。调酒师的水平太差。

    晚餐时对面的进餐者是一对老年夫妇。家住多伦多,去佳思伯下去看女儿。老太太一谈到女儿就眉飞色舞。说是女儿在多伦多谈了几次恋爱不成。终于在佳思伯找到真爱。我们当然附和恭喜。但我始终纳闷一个城市的姑娘嫁到那乡下地方父母居然很开心。我们见到的多是从加拿大其他地方的人,到了多伦多就不再离开。他们女儿这样的还真是少见。当然我也相信爱情的力量。加拿大地广人稀,物产丰富。小地方的生活除了文化生活上贫乏些可能其他物质方面比 多伦多这样大的城市还好。 但人与人之间的相互联系好像有些太少了。当然这个世界有人喜欢丰富热闹的生活,就有人喜欢简单质朴的方式。 还是好好享用眼前的晚餐吧。我点了最喜欢的羊排。太太点了鱼。

    第二天早晨火车晚点,我们又可以在火车上吃完饭再下车。今天只供两顿饭。所以早午餐很是丰富。我点了意式龙虾饺。面皮还做得黄黑相间,很有特点。太太点的是蟹糕。两堆烤蟹肉上各放一个荷包蛋。两份餐都很有视觉享受。

    而且这是全家上火车后第一次共同用餐。一个完美的结束。

    火车的悠闲还真是度假的好去处。下次有机会还会再坐火车吗?一定的。(待续)

    干女儿她爹写的游记,很喜欢, 经他同意转来这里造福大家。 我要再接再厉把他的游记编辑好, 不回帖了。 抱歉!

编辑:admin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