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平台安全吗 > 旅游 > 正文

中国的右派真的只有8%- (组图) - jinren的日志

2018-05-08 16:50 点击:
中国的右派真的只有8%? (组图) - jinren的日志
中国的右派真的只有8%? 魔鬼总是在细节之中
范强湃

这几天,海内外反对民主体制的爱党护党人士们兴高采烈:"中国拥抱普世价值民主自由的右派人士只有8%;而我们左派有38.1%"!

呵呵,且慢高兴得太早! 俗话有道是:魔鬼总是在细节之中。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最近发布的消息,该院在1988年和2011年做了两次社会调查后总结出了咱中国人的左中右政治属性分别为:38.1%、51.5%和8%。这项社调是社科院政治学所政治文化研究室主任、社科院国家重点项目“中国公民政治素质调研”负责人张明澍做的。1988年,他就中国人的政治属性做了一个社会调查。在此基础上,2011年在88年的原始数据上对这一调查作了扩展,并特别加入了几个和民主有关的问答题来调查中国公民对民主的认同。1988年,他社调了13个城镇,受访人为2200。2011年,他却只调查4个城镇,受访人数也缩水为1750。按统计学的原理,88年的数据的可信度应该比后者要强。

2011年,扩展调查中张明澍加入了关键词“民主”。但是在问答卷中,这个民主的概念被注水,被“本土化”。有关"民主"的主打题,被调查的民众竟然是被问了这样几个问题:有人写过一篇文章,《民主是个好东西》,你觉得民主好不好?在你所生活的城市中,你认为最重要的领导人应该是什么人?而民主政治的最基本概念例如一人一票,新闻自由,"5要搞,7要讲"等等,一律被忽略不计。

张明澍据说是以这种被注水稀释过的民主概念来划分咱们中国人对民主的看法。他所说“左”和“右”的比例,最重要的是来自于对调查中若干问题的分析:政治方面中国比美国好还是美国比中国好。选择“中国比美国好”,表明在 民主问题上采取抵制西方化的态度,占38.1%;选择“美国比中国好”,表明在民主问题上采取赞成西方化的态度,占8%,选择“中国和美国的国情不同,不 能简单地比较”,是中间化立场(51.5%)。他由此得出:中国的左派占38.1%,中间派51.5%,右派占8%。

目前,京人我无法收集到张明澍做出这个结论的2011年原始数据,以及其它与民主相关的原始问答卷,暂时无法对其上述三个数字进行批驳。张明澍曾经向社科院的同事坦承这次2011年的调查和最近的报告写作中,他是相当谨慎,不敢加入挑战我党现存体制的问题。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最多也是贴近体制内的边,绝对不过线"。由此可见,这份社调是充其量也只是一个体制内我党出钱搞的社会调查、是有预设陷阱和框框的、是为我党粉饰太平的伪学术作品。

既然看不到2011年的数据,我们不仿来分析一下张明澍1988年的原始数据。据他自己承认,88年的受访者与2011年的极为相似。这些数据已成书,由社科院出版。他88年的数据从统计意义上来讲,比2011年的更有说服力。据社科院熟悉情况的朋友证实,2011年受调查人群的特征,与1988年的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好了,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些88年的数据到底给咱中国人描述了一个怎么样政治面貌。首先,让我们看一看接受这项社会调查的是怎么样的一群人:

1,受访人中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共占54.4%。

2,受访人绝大多数被严重洗脑。受访者印象最深的政治知识竟然是在求学时期接受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教育。


3,受访人中绝大多数不认为自己有权去影响政府的运作,仅有19%的人认为自已有权。

有趣的是,张明澍列出了一个醒目的对比:外国公民认为自己有权影响政府运作的比例高达70%左右。

即使是在这样一个有明显取样偏差Sample bias的群体中,当受调人被问到政治是少数几个领导们的事还是老百姓大家的事时,77%的人认为应该是大家的事。不知道这77%的受访者是应该被划入左中右的哪一个阵营。

这样一群以党团员过半数的、被奴化、被严重洗脑的受访人群,当被问到他们对民主社会的一个重要部分:示威游行作为表达参政议政的手段时,近55%的受访者对此认同。请问这过半数的人是左中右的划分中又是该属于哪一类?

当受访者被问到如果你参加游行,那又是会因为何种原因时,近75%的受访者回答是为了反对政府运作的腐败、物价失控和错误的政策。这近75%的中国人在左中右里又是属于哪一派的?


最有意思的一组数据是张明澍向受访人调查了他们对政制体制改革和其终极目标的看法。众所周知,在民主自由和法制的社会里,政党与政府运作是分家的;公民是有自由和人权的;民主制度是有保障的;在公民监督下的政府是廉洁的。这些普世价值观,恰恰是典型的所谓中国政治中的右派理念。下列图表中的数据,当我们把持这种价值观受访人累积起来之后,发现居然高达66.1%(36.9%+8%+5.7%+14.5%)。这66.1%的受访人中,按统计学的概念,至少有过半数的人是我党的党员和团员。这个对京人我来说不是什么新闻,咱的亲身经历、所见所闻早就证明了我党的确不是铁板一块。


综上所述,可见张明澍现在报告的中国右派只有8%是一个十分不靠谱的数字。当然,他对右派的定义也许和其他搞政治学和社会学的学者南辕北辙也未可知。右派的定义的确是随社会,国家,人群和时代的不同而有出入。中国人所谓的右派通常是指拥抱民主政体普世价值的政治理念;而左派则是指拥护现行我党专制反对普世价值观的政治理念。

这种中国特色的左右分类法与国际上的政治学社会学界的分类有天差地别。国际上对左右的分类有一个诺兰分布Nolan Chart。诺兰以双轴线的图表标绘出各种不同的政治立场以及他们所追求的政府形式。David Nolan在二维的空间里,用水平的横坐标轴代表著“经济自由”,用垂直的纵坐标轴则代表了“个人自由”,如此一来便将人们 的政治立场划分为四个不同的象限:左上角-现代个人自由主义;右下角-经济自由主义;右上角-自由意志主义;以及左下角-极权主义。


绝大部分民主政体的国家里,公民左右政治属性的百分比分布一般非常接近。大选中民意的走向和选举的胜负,一般情况下是由中间摇摆不定的一族来定夺。在社会和政治议题中,民意不可能一致。所谓的左右之别也只不过是在某一个议题上对两极分化的民意做个脸谱式的描绘罢了。在我党专制独裁政体的淫威之下,在思想统一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的奴才思维之下,咱们这儿能有您海外民主社会中的左右派么?

对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来说,他的观点和立场在一个议题上是所谓的右派;而在另一个议题上则可能完全是所谓的左派。因此,简单僵硬地把公众舆论及民意有左右来脸谱化,这是一种弱智。把这种脸谱化的文字游戏津津乐道当作是学问、当作是有思想的人,他们要么是别有用心,要么就是披着学者画皮的伪类。想当年,支持文革的左派是超过90%;支持打倒邓小平反击右倾翻案风的左派也是超过90%的绝大多数呐。好了,既然左派右派的鉴定标准是如此水性杨花,还用得着拿个百分比的数字来牛B哄哄么?

有关诺兰定律,有兴趣的可以参见维基资讯:链接http://zh.wikipedia.org/zh-cn

咱回过头来继续侃这个可笑的社会调查。一个由中共出资的、有取样偏差的、由体制内文人在框架内做的社会调查,其可信度的确是大有疑问。但即使是如此,中国右派只有8%的结论也是与原始数据自相矛盾的。张明澍据说是一个比较开明的学者,或许他这个咱中国人左中右政治属性的百分比结论是迫于压力,出于某种无奈。或许,他只有如此报告才有可能让细节的"恶毒"显示于人。Devil的确是深深的隐藏在detail之中哇。

无论如何,张明澍的左中右百分比说法,让我党感到是化了钱之后有了几丝物有所值的欣慰。这份报告,也的确让您海内外爱党护党的人们欢呼雀跃了几分钟。

即便是如此漏洞百出自相矛盾的社调报告,即使是一个党员团员占大多数的受访人群,其中向往民主自由的愿望,拥抱普世价值的意向也是显而易见。

京人我实在是忍不住要问一句:中国的右派,向往民主和自由的普罗大众真的只有8%么?

这项报告不仅没有使京人我对咱们这儿的民主自由失去希望,相反,这份报告的细节倒是让人我们看到了中国民主政治的未来:可能就是在体制内的党团员们的身上!


范强湃
2013-5-13

编辑:admin 作者:佚名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