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平台安全吗 > 前尘往事 > 正文

陈丹青之流,喜欢追思民国“范儿”是很容易理解的 - jadepython

2018-05-04 13:16 点击:
陈丹青之流,喜欢追思民国“范儿”是很容易理解的 - jadepython的日志

上海这个 的地方很奇特,其实中国的政治经济中心,除了民国那一小段,从来就没有在上海驻留过。宋室南渡以后,确实把南中国建设成了相当有文明水平的地区,但是这个 中心,也从来不在上海一带,论农业产出,两湖两江两广广大地区都很富庶,论航海贸易,福建泉州和岭南广州一带更加繁荣。元朝就不说了,元后的明朝更是很快 把首都迁移到北方,清朝前期中期的统治重心就更不用说了。上海的真正发家,是清末西风东渐和洋务运动以后的事情。这个港口地区,一跃成为中国的新知识新技 术新思维的中心,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接受的,都是洋人的东西,包括好东西和坏东西。

所以我从来认为,跑到上海这个地方的人,是最没有资格谈什么“三代出贵族”之类的事情的,因为三代往上数,不外都是些松江边满脚大粪的菜农,或者崇明岛没 穿过鞋的渔民而已。子子孙孙扔下锄头和桨橹,跑到上海滩讨生活,见识了西方文明,于是摇身一变成了中国人近代的先知,注意,这是先知不是先进,先进是要自 发地产生一个可持续的创新体系的(比如同时代的日本)。而这个先进,民国时代的上海,不论经济政治文化科技,都是非常欠奉的。所谓民国江南名士的范儿,也 不过就是些比普通中国人更加通晓洋务洋信息的一些范儿罢了。这些披着开司米围巾整天匹克尼克的范儿,如果既不能帮助陕西老农多种点树,也不能让闸北的包身 工多吃几粒米,还不能让河北当兵的多几杆枪的话。我看,不要也罢。这些看上去很美的范儿,完全是一个虚弱国家的肥肉累赘,而不是扎实的筋骨。而肥肉是很容 易消失的,民国黄金十年积攒起来的肥肉,被日本人的几声枪响,就先吓掉了一大半。记得当年置身“东方巴黎”的上海人,似乎很看不起东京的土鳖样,可是吴淞 口的几条挂着太阳旗的航母一来,那副魂不附体的尴尬,不提也罢。那不单是上海的耻辱,也是全中国的耻辱。

一个全国95%人口的赤贫的国家,照我看,还是把范儿收一收吧。认识到东方文明真的衰落了,要振兴就要从每个黑手黑脸的老农和瘦骨嶙峋的孩子作起,而不是 谈论如何一身洋货的贵族官气来救国。这个浅显的道理,好像在老蒋逃到台湾去那阵儿,就很明了的了吧?60多年以后,居然又抛出来,难道所谓江南的“士 人",真的是这么没出息,光记吃不记打?还是说,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士人?不过是一些菜农的重孙子灰孙子,在缅怀爷爷当年的爆发罢了?

2010.09
编辑:admin 作者:佚名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