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平台安全吗 > 前尘往事 > 正文

我堕落的那些年(十五) - 赌博客的日志

2018-05-05 18:04 点击:
我堕落的那些年(十五) - 赌博客的日志

这是一个暧昧的城市,暗夜似乎永远与她无缘。白天又如同一张没有化妆的素面。

然而,只要到了华灯初上,灯火阑珊之时,暧昧天使便会去撩拨那一颗颗暧昧的心。

 

我在上海的故事,发生在夜晚的,也总是多过发生在白天的。

就如同那一个迷幻的夜晚,我那颗暧昧的心,终于被暧昧天使捉住了。

 

说迷幻,是因为就像盗梦空间里的人工造梦,你不知道自己怎样就到了这里;

说迷幻,是因为一切都那么的唯美,那间小餐馆,那张小方桌,还有对面的那个人;

说迷幻,还因为给自己在那晚的所作所为找个漂亮的借口,就如同在什么什么之后,说,我喝多了。。。

 

又是一个周末,木子回北京总部汇报工作去了。临走时,他把那部老雅阁扔给了我。

平时的周末,大都是我俩混在一起,因为别人都是拖家带口的。

这个周末,就我自己。我并不觉得孤单,虽然整层30楼就我一人。

坐在我办公室的窗台上,望着窗外的世纪公园全景。夜幕就快降临了。

我正想着该去哪儿吃饭呢,电话响了。

 

“你干嘛呢?”是PAULIN。

“正想你呢。”我总觉得只要什么都敢说,关系就不会太暧昧。

“那太好啦,今天我生日,来给我过生日吧。”我们俩的对话居然都没有停顿,就像是朗读台词。

“好啊,只是你的朋友,我都不认识啊。”我开始有点犹豫了。

“没有其他人啊,就我们俩。”

“啊?”

“你不愿意呀?”

 

我败下阵来。

有人说花心的男人心肠软,我不知道这判断准不准确,但我知道,我的心肠确实软。

 

那是一间装修得像个酒吧的小餐馆。小方桌上铺着红格台布,台布上面一盏红色的大蜡烛在静静地跳舞。

传说中的烛光晚餐,我从来没有和平安吃过。

吃的什么我都不记得了,说了些什么我也不记得了,只记住了烛光映衬下的那张天使的脸。。。

 

如果说吃完了烛光晚餐,把PAULIN送回家,那么一切都仍将完美。可是,有些事情是注定要发生的。

 

PAULIN说要到我那里去看碟片,我没有说不。

 

那是周星驰的《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我不喜欢周星驰的作品,但PAULIN喜欢。

 

熄了灯,我的房间比窗外还幽暗。

除了那个紫霞仙子,我实在没看出这片子有什么亮点。

看着看着,我已经有些困意了。可我突然发现,天使在一边偷偷地抹眼泪。

“PAULIN啊,这可是部搞笑电影啊?”

“你知道什么呀,你不懂爱情!”

嘿!奇了怪了,我不懂爱情?那个李剑也这么说过我,你们都是些什么人啊?

“我怎么不懂爱情啊?”这话问的,真没新意。

“那我问你,爱需要理由吗?”这好像是刚才《月光宝盒》里的台词。

“需要啊!”我没有犹豫就回答了。

“需要吗?”黑暗中,PAULIN很认真地看着我。

“等一下,我想想啊~~,好像是不需要啊”我发现这问题原来没那么简单。

“不需要吗?”PAULIN马上又反问过来。

“唉?这问题有点怪怪的,我再想想~~,看来还是需要的”我有点被绕进去了。

“需要吗?”PAULIN又在拷问了。。。

我发现,只要我认真地再想想,我就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

 

夜更深了,所有的光,都正在放弃抵抗。只有屏幕上的紫霞仙子,仍在努力地给房间里带来点光亮。

 

突然间,我感到了天使的手很冰凉,天使的脸很滚烫。

虽然片子里的声音并不小,我却可以听到天使的呼吸。我闭上眼睛,心里念着我的佛号:

 

时间,就像恒河里的水,无穷无尽地流淌,可我一滴也留不住;

欲望,就像恒河里的沙子,堆得比山高,可我一颗也不要;

 

我反复地默念着,我知道那不管用。

渐渐的,影片里传出的声音,就如同时间隧道里耳边掠过的风声和电磁波的混音。

迷幻中,我看到一缕祥和柔美的光,我知道,那是天使散发出来的。

迷幻中,我又看到一道刺眼瑰丽的光,我知道,那是魔鬼炫耀出来的。

 

突然间,两道光碰撞了,然后,光芒中,一个赤裸的,蜷曲的,透明而柔软的东西伸展开来:那是一个人!(待续)

编辑:admin 作者:佚名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