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平台安全吗 > 前尘往事 > 正文

我堕落的那些年(续四) - 赌博客的日志

2018-05-06 13:50 点击:
我堕落的那些年(续四) - 赌博客的日志
给经历过但没来得及回味的人读;给尚年轻但已开始怀旧的人读!  

物以类聚,人与群分。就好像有人喜欢闻阳光洒在身上的味道,有人喜欢听细雨打在窗棂的声音。而我们这几个期货“达人”,刚好都喜欢吃大屁股妹妹端给我们的那碗重口味的抻面。

虽说是西北风味儿,但坐落在安静的松林路上的那家“大屁股”面馆,四盏圆柱状的暗红灯笼,悬挂在有点被熏黑的原木装饰的门面前,就仿佛冯小刚的电影《非诚勿扰》中,北海道的那家“四姐妹居酒屋”。远远看去挺安静,进里瞧瞧很热闹。

与那四个年老色衰的女主人不同,大屁股妹妹只是这里的小跑堂儿。可是,老板似乎也发现了这个不苗条妹妹的价值,给予了她更多的权限,比如给客人的账单免个零头什么的。可是,当我们发现,本来52块的消费,大屁股妹妹找给我们50块钱,而不是48块的时候,我们反倒觉得失去了很多乐趣。于是,有的时候,我们就会说:等一等!然后,某一个人就会从背后伸出右手,再找回给大屁股妹妹那2块钱。。。

今晚,大屁股妹妹有些特别,平时那身白色的跑堂服,今天被换成了艳红的紧身唐装,更可爱的是,那将来肯定旺夫的头上,戴着一顶小两号的桂冠。

今天是大屁股妹妹的生日。

高朗办事没的说。因为不光彦博来了,高朗还把自己的夫人薇薇也带来了。薇薇平时是很少参加高朗的应酬的,尽管她也算是这个圈子里的人。高朗今天请夫人来,是因为平安,自然算是最高规格的了。

薇薇原来和高朗都是在彦博的手下。薇薇是大专毕业,学财会。当初稀里糊涂地就应聘到了彦博的公司做出纳。本来彦博选人时很另类的:漂亮女孩一律不要!彦博同学认为漂亮女孩在公司里只能分散大家的注意力,并产生公司的内部纠纷。农民思维啊!没办法!当初,我们这些作为彦博客户的年轻人,都对此向彦博提出过严重交涉,但无果。然而没想到,破例地,彦博同学把薇薇招了进来。当时,尽管我们大家都对彦博的这次“义举”表现出了极大的赞赏,但酒桌上,不免揶揄彦博终究抵不住美色。

但是,我们错了!彦博同学看人还没走过眼!

薇薇是一个安静的上海美女。安静到我们平时都感觉不到她的存在。她来也倏忽,去也倏忽。财会工作做得一丝不苟,从来也不叽叽喳喳的。有时侯,我们甚至觉得这女孩儿有些老气横秋的。然而,因为安静,薇薇那精致的表情永远是温婉的,偶尔的笑容便足可以照耀我们大家好几天的。

于是,高朗同学开始行动了。我们没有人知道这小子是怎么干的。反正,突然有一天,他们俩就在一起了。而薇薇也在我们大家的心照不宣中,跳槽去了木子的公司。

 

平时彦博不怎么跟我们混在一起。他的那块业务也不需要他在期货大厦办公。不过,一个多年的老朋友,学长,兄长,不管我平常跟他来与不来往,他就在那里,不离不弃。就如同我身体中的五脏六腑,平时我感觉不到它们,那是因为它们都好好的。要是感觉到了,一定是出了问题。我和彦博应该就是这样的一种关系。。。

其实,大屁股面馆最有名的,也是他们做得最道地的,并不是“大屁股”面,而是手抓羊肉。我们每次都必点。

虽说现在正是仲夏,不过,据说广东人都有在夏至那天吃羊肉进补的传统。因为那天是阴阳的转折点,所谓阳气微下,阴气微上,这个时候最需要预先补阳。老祖宗的传统里面其实包含了很多哲理,也很神秘:夏日的顶点,也就是太阳开始向南回归的那天,其实并不是最热的那天,然而季节已经开始转换;试想,市场的牛熊转换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我们在图表上看到的那个最高点和最低点,其实也并不是牛市和熊市的真正转折点!

看来懂得这个道理的人并不少,因为今晚来补阳气的客人很多,很爆。

我就说,在这里吃饭,那就是一种生活享受。

彦博同学以领导的姿态,雷厉风行地把菜点好了。其实,菜单总共就一页,我们平时不用看菜单都可以点。今天,彦博举着菜单,显然是为了要显得正式一些。

酒菜很快就上来了,我们边吃边聊。共同的话题太多啦,想想过去咱们几个在同一公司五六年,那些陈年的轶事当然顺手捻来。不过,彦博同学今晚讲了一件事情倒是把我,高朗和薇薇都给雷翻了。

“知道原来我们公司那个IT主管吗?”彦博这话是冲高朗和薇薇说的。

“涛子?不也是你带进来的嘛?怎么啦?”我倩儿倩儿地连答带问。

“对,是他!知道当时我为什么聘用了他吗?”彦博停顿了一下,看看我们大家,尤其是看了看女眷和我儿子。

“我之所以录取他,就是因为有个问题,他的回答令我非常满意!”彦博还在卖关子。

“磨叽啥呀,快说!”平安忍不住道。平安跟彦博很熟,因为平安跟他老婆相当闺蜜。

“当时,我也就随便问了一个问题。我问他,你是如何提高时间效率的?涛子几乎没怎么想,就这样回答了我:比如我上厕所,从一进厕所门,我就开始解裤带,等我站在小便池边时,我那东西也刚好掏出来了!我不会在无聊的事情上多浪费一秒钟。”

两个女士显然还没反应过来,我和高朗差点儿把嘴里的东西喷出来!薇薇瞪着无知的大眼睛问:“把什么掏出来?”这下我们仨男的就乐得更不行了。

“行不行啊你?就凭这个回答,你就录取了他?”这时候,俩女眷也反应过来了,笑得花枝乱颤地质疑着彦博。

“我又不懂IT!所以,我得用我的方式来甄别!我认为一个IT男就应该是这样的,心无旁骛!即使是在面试这样正式的场合!”彦博很是确定。然后,又故意压低声音对我和高朗说:“后来,我上厕所也试过几次,确实节省时间!”

笑是最容易彼此感染的。此时,我们男的,女的,都乐得不行了,只有我儿子在一边傻呵呵的发呆。

“好吧,我下次也试试!啊不,马上就去试!”我站起身来,因为我发现刚才的这痛笑,让我的酒喝通了。

“别着了凉!”平安这话不是在关心我,你懂的!

按照刚才彦博同学的描述,我也实践了一把。确实节省时间!彦博就是彦博,领导就是领导!我边尿边想。

当我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听他们还在讨论那个IT主管涛子。据高朗说涛子如今跟几个朋友出来创业了,办了一家以期货为主打,目标要成为全国最好的财经类的门户网站。网站起了个很不俗的名字,叫和讯。现在,正值互联网产业的严冬,也不知这家有理想的小网站怎么样了?。。。(待续)

 

编辑:admin 作者:佚名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