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平台安全吗 > 前尘往事 > 正文

我在香港一小段经历 - 花名雞仔的日志

2018-05-06 17:59 点击:
我在香港一小段经历 - 花名雞仔的日志


在香港织布时我有段时间住在荃湾石围角,那时荃湾才刚刚起步要建立新市镇,街道只有几条新建工厂有几间大部分是布厂,我就是从这里布厂开始织布的,有两间戏院,其中一间专放探长曹达华拍的电影和陈宝珠那班所谓七公主的电影,我看尾场电影误了班车走了两个多小时山路日宿舍也是在荃湾,那时要建新市镇,很多黑社会分子用石灰划界霸地,卖给人搭木屋卖老西,我也买了一些木方搭了一间,这些本屋非常简陋主要目的希望将来政府拆補回一笔饯。你撘我也搭搭了一大片,周围人没几人那有生意,人人想法几乎一律希望拆了補钱。

那时我在织布父子两人住在山上石围角石屋,我没偷渡时我父亲就住在石围角,邮差送信只送到路边一个个信箱,要取信就到路边看看是否有信,我父子租了石屋一个房间好像租金十五元一个月,房间没有风扇夏天用葵扇,我受共产党教育从来不信鬼现在我还是不信,但在这石屋我们父亲睡一张床我正在看书,我父亲被鬼按住叫不出声后来我推醒他。那有鬼我就没看见。

这间石屋屋主是一位囯民党败兵军官还是个医生(他说的),住在这里我父亲爱看大公报,屋主说共产党不好大公报不要看,他日日买份香港時报看,看完就给我们讲囯民党怎样怎样好,我们心想囯民党好你就不会败走香港了,我们只好左耳听右耳出他是屋主不好驳他,石围角龙蛇混杂住了很多囯民党残兵败将,路边小铺子卖的大部分都是右报,华南早报、香港时报、天天日报等等。

这时期我在荃湾新建的工厂区织布,我和父亲钉了架木头车买些气球之类玩具和电池推着木头车在石围角附近摆卖,所以在附近租屋住,石围角无车路一条乡村小山路进“村”,路旁有几棵大麻竹晚上放工回家,小路弯弯曲曲很少行人,几棵大麻竹经风一吹互相磨擦发出那种声音恐怖吓人,小时候经常听老人说竹头最多鬼,一个人行夜路总觉得有东西跟在后面,不敢回头看只能吹口哨或唱歌壮胆。

石围角石屋住没多久我转到九龙观塘织布住在布厂宿舍,父亲手推车没什么生意所以把房子退掉,自己晚上就睡在手推车车底,手推车很小睡不了整个人所以两只脚露在外面,在香港生活不容易没经历过说出来都不会有人信,我在香港十一年什么没见过,经历过九份工作住了不止九个地方,香港好在那里我的确找不出來,除非有钱佬另作别论。

65年织布期间我加入了纺织工会有会员簿会员章,我思想永远偏左任何人都改变不了我,石围角住石屋囯民党败兵军官想污染我难了,我父亲和我一样都赞共产党都爱自己国家,这点别人无法理解,解放前自己有间小杂货店,解放后到了香港睡在手推车底,还是拥护共产党和爱中国的谁知不能理解,主要是经历了资本主义社会太多触感,和在香港生活太因难所致。我家小杂货铺解放时还挂五星红旗呢,爱国就是爱国,我父子骨子里就是爱国。

编辑:admin 作者:佚名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