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平台安全吗 > 前尘往事 > 正文

身边的爱情狗血剧 - 玉米穗的日志

2018-05-07 12:55 点击:
身边的爱情狗血剧 - 玉米穗的日志

在国内电视里经常可以看到许多爱情狗血剧,虽说情节大同小异千篇一律,但似乎总能赚得小女生和大妈们的大把眼泪。也许男人女人感受世界的方式不一样,我偶尔瞟一眼,看到电视里靓男倩女在那里哭天抹泪地互诉衷肠,缠缠绵绵说一堆肉麻话的时候总是感觉鸡皮疙瘩落一地。与装腔作势的电视剧相比,真实生活中未加雕琢的人间喜剧更加精彩生动。不过类似由爱生恨,反目成仇的活剧如果发生在身边熟人身上时又是另一番感受,尤其是自己不知觉间竟也被牵扯其中时尤其啼笑皆非。我在东京时就有过一回这样的经历,而那真实版爱情狗血剧的主角则是我的那位画家同学Z君。

Z君与我各自离开明治学校后仍时常联系。有一次我们碰面时,他似乎不经意地拿出一封信给我看。那信是他新认识的一个女粉丝写的,洋洋洒洒好几张。信里称呼他为小Z哥哥,满纸都是倾诉衷肠的表白话,要旨大约是说那女粉丝一向感觉自己虽然身处熙熙攘攘的芸芸众生之中,却感觉心灵空虚孤独,如今感谢命运之神眷顾,小Z哥哥梦幻一般出现在面前,使她终于找到了知音和精神导师云云。我粗粗读了一遍,将信还给Z君,他装出一副淡定不在乎的表情问我怎么样。我说挺好。他说:怎么好法,说说嘛。我说:信里不是说了吗,好像迷途的羔羊终于找到了狼妈。他笑说:你篡改歪曲嘛,信里说的是大海里的小船找到了灯塔嘛。我问Z君哪里捡来的羔羊,他说:那个王君还记得吗?就是齐腾先生说他“五路晒衣”( 吵闹烦人的意思)的那个,也是你们上海人的那个。我知道那个王君,他与我们在同一个班级里待过,上课时废话太多,被老师说“五路晒衣”。王君那时与我也还偶有电话联系。Z君说那个羔羊是王君介绍给他的。但现在有些麻烦,因为王君后悔了,并开始找Z君和那个羔羊的麻烦。接着他说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那个女粉丝原是王君所喜欢的,然而却是一厢情愿的单相思,那女的并不喜欢王君。那女的国内名牌大学毕业,眼界高,王君却没读过大学,所以那女的看不起王君;可是却又与王君有些暧昧,收了王君不少东西。王君为她花费颇大,打工积蓄所剩无几。后来王君大概想显示自己的朋友也是有文化内涵的人,就领那女的去见了Z君。结果那女的立即成了Z君的粉丝,之后就开始冷淡躲避王君。王君心急如焚,纠缠得紧,结果那女的向Z君求援,干脆离开原住所,搬去Z君家里避难去了。王君找不到那女的,就跑去问Z君,Z君推说不知,王君不信,便开始纠缠骚扰Z君,有时跟踪Z君,还在Z君住所附近溜达监视。我听了这事觉得有些搞笑,问Z君:既然那女的不喜欢王君,干嘛收人家东西。Z君说:他硬要送嘛,有什么办法。我知道Z君那时与他的美背女友同居,他的外甥女也住一起,便说:你女朋友心胸挺宽广嘛。他笑说:开什么玩笑,我Z某人是哪一个女人可以独占的吗?再说人家有困难,我帮助她,又没有其他意思。

那之后不久,有一天忽然王君打电话给我,说好久不见,想约我见面叙叙旧。他说就在我住所不远处有个小酒吧,开张不久,他熟识的一个北京女孩在里面打工,他请客邀我一起去捧场。于是我与王君在那酒吧里见面。昏暗的小酒吧里冷冷清清没几个顾客,要了两杯饮料,王君熟识的北京女孩过来陪我们聊天。王君先与那北京女孩打情骂俏贫了几句嘴后,起身上厕所。回来坐下后,他转过身来挨近我,问我是否听说过某某的名字,他说的是那个羔羊,我说听说过。他问我听说过什么,我说就知道名字。他问我是否知道某某与他还有Z君之间的事。我说我怎么会知道。于是他便说了一遍他们之间的事情,经纬大致与Z君所述相同。但他认定是Z君横刀夺爱抢走了那个羔羊。而且他肯定那羔羊现在就藏身在Z君家里。我说:如果那女的真喜欢你,就不会躲着你,别人也夺不走,既然躲着你,说明她不喜欢你,你又何苦死缠烂打没完没了呢。他说:我的钱都给她用光了。我说:那也只能怪你自己蠢嘛。如此这般说了一阵后,又与那北京女孩聊了几句,我便先告辞回家。

又过了没几日,忽然接到Z君外甥女的电话。劈头盖脸说:你怎么可以出卖我舅舅!把某某在我们家的事情告诉那个姓王的?我一听便火气直冲脑门,说:你舅舅的破事干我屁事,我从来没有也不会告诉姓王的什么事儿,我也没兴趣参与他们的破事儿。她说:姓王的说他有你们对话的录音,他把那个录音当证据,现在天天来找我们闹。我说:你让他把录音拿出来听,看他有什么狗屁证据。她口气柔和很多,说:我说嘛,你怎么可能出卖我舅舅呢。电话挂断后,我越想越恼火,回想那天酒吧里的情形,醒悟到王君是有计划而为之,上厕所时打开录音机,回来便想套我话。如此一想便觉得十分恶心。于是打电话给王君。他接电话的口气透着心虚,我说:你小子什么时候成了克格勃?搞出这种下三烂的玩意儿来。他在电话那头啰里啰嗦地解释,我打断他话,说:不要啰嗦,以后不要再找我,我不认识克格勃。数日之后,Z君外甥女又打来电话说:上次真不好意思。她说他们后来叫王君拿录音出来听,王君一下就缩头乌龟了云云。那事之后如何收场的我不知道。但此后我断绝了与王君的往来和联系。

上述事情之后,大约又过了数月。一次碰到Z君,他说他正与一个德国女留学生交往,可能会与之结婚。Z君之前说过他不想回中国,但在日本取得永久居留资格不容易,我猜想他结婚大概也有为了取得国外身份的考虑。我问他用何种语言与那德国女子交流,不会用四川话吧。他说可以用英语日语嘛。但我知道Z君英语日语都够呛。他说那洋女人的眼睫毛很长,向上卷起,他问对方是不是假的,那女的邀请他摸摸看是真是假,触摸之下他发现是“虹猫恼”(日语真的意思)。我问他他原来的美背女友怎样了,他说有人为她介绍日本人结婚,反正也不回中国了。之后不久,Z君果然结婚去了德国。Z君去德国后,他的外甥女还在日本读书,有一年夏天,她考大学,打电话问我一些考试事宜,我问她Z君情况,她说一直在德国,又说到Z君的前女友也已嫁给日本人为妻了。再之后我与Z君及他的外甥女都失去了联系。(东京往事)(待续)

编辑:admin 作者:佚名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