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平台安全吗 > 前尘往事 > 正文

一个不小心,我成了加拿大人! - 杨立勇的日志

2018-05-07 18:14 点击:
一个不小心,我成了加拿大人! - 杨立勇的日志
阴差阳错的风云际会,我们就糊里糊涂定居在温哥华(我记得来之前还问一个来温哥华参加世界博览会的人:温哥华在哪里?)。

平心而论,我一个不小心就成了加拿大人!

拜读外语专业之赐,我不必去中侨攻读ESL,能够在星巴克里结结巴巴地叫一杯expresso或cuppuccino. 虽然一时半会儿还无法完全融入主流社会,至少不必天天上唐人街买份星岛日报以解乡愁。

可能是漂泊惯了,处处无家处处家。来到加拿大经年,依然没有落叶生根的归属感。住满三年后,顺理成章就循例申请入籍。临急抱佛脚挑灯夜战几晚,熟记加拿大历史地理若干常识,用十分钟做完入籍考试题,心如止水般走出考场,没有一丝涟漪。等到宣誓仪式那一天,主持仪式的法官热情洋溢地请你和身边的陌生人握手互道祝贺。就在那一瞬间,我心里泛起了一阵“四海之内皆兄弟也”的温馨感。可是,在大家高唱“Oh Canada!”的时候,我有点像Mr. Bean在教堂唱圣诗那一幕,哼哼哈哈地附和着陌生的歌词,只是到了“Oh Canada”这俩字的时候,才用雄浑的男高音,发出时代的最强音,令全体听众侧目。

于是,中国护照换成加国护照。除了回国要额外给领事馆贡献五十大洋之外,生活依然如昔。

灵魂深处,我对加拿大总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愧疚感:我这个公民当的总不是那么理直气壮,不是那么实至名归。比如:

我知道特鲁多总理是和中国建交的政治家,但我不知道他还是个师奶杀手。

我知道白求恩大夫的英雄事迹,但我不知道玛格丽特。阿特伍德是加拿大文学的女皇。

我开始欣赏没有门牙的冰球队员大打出手,但还是不明白冰上滑石运动员拿着一把扫帚干什么。
我喜欢Don Taylor的体育评论,但无法欣赏Don Cherry的服装品位。

我不知道总督,省督和上议院元老们每天在干什么。

我能分辨出大麻和香烟的不同味道,但我不知道有一种蘑菇可以让你手舞足蹈,笑个不停。

我很享受目前的医疗制度,但我不知道谁能够坚持下去为它买单。

我在投票当天找不到我的选民登记证。外面还下着雨,于是我对自己说,“算了。爱谁谁!”
编辑:admin 作者:佚名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