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平台安全吗 > 前尘往事 > 正文

那一夜等她来品香,等她来尝鲜... - ryu的日志

2018-04-16 13:33 点击:
那一夜等她来品香,等她来尝鲜... - ryu的日志

与他们伉俪相见是在今岁来临前那个金秋闯入前一刻的九月。
那个无比曼妙的季节。

 

太太和我驱车前往横浜港,他、她们搭游轮来日本东京寄港6个小时。
和她的先生礼节性地相拥之后,我轻揽她的蜂腰,与她微微贴面时,突然一惊,
她抹的香水竟然和我用的可能是同一种品牌,只不过她抹的是坤型Marine,而我滴的则是Ultra。

 

非常荣幸,她的先生对我的太太说,您的先生可是我第一次谋面哪。
人家可是庐山不露真面目的啦,她友好地呛了我。
车转脸,我期待太太说几句,太太是个相当善辩的人。
不料她甩了一甩背包,并不接辞地问,怎么安排呐?时间很有限的?
是的,他、她们必需随团行动。

 

于是,我们大家随机作了应変。太太随我们的友人的先生跟团旅行,而她,则随我安排就近走走。
6个小时,于我们是太短太短的了。

 

先去用一些甜品?我建议。  不行,我已戒了,至少在东京。
可东京的甜品可不甜了,我补了一句。  或许就照你的做了,她轻轻地握住了我的三根手指。

想请你帯我去东京的情人旅馆,噢,见识一下,她的话题有些猛然。
我扫了一下她的眼神,什么也看不出来,不知真意为何的提示。
等来次好吗?或许,等来世?低声地我对她说。
......

 

那夜,她又要来东京了,这次只是她一个人来,是来出差,顺路的。
她想尝尝日本的海鲜,“但是不要帯我去那些东洋味过浓的日本居酒屋 ”,
“上我家怎么样? ”  “等的就是这句话。”

 

我想试着尝尝Sashimi--刺身, 但是我不太爱帯有酸味的,她来之前在电话那头说。
所以,我那天傍晩五点后才去水产超市,以买到店里四点钟以后当场做的新鲜Sashimi--刺身。
太太那晩上的是20点回家的班,她爱寿司,所以我特意为太太又拿了一合肥嫩得象神戸牛肉一般的金枪魚寿司,而且是没有经过船凍的。

 

她,是我的新交,但是犹如旧友。
故我的准备也是非常的简意。

她上次送了我们夫妻一对徳国制的茶具,那天我就拿出来使用了,装满100%的番茄汁后又滴进5、6ml 少量的拿波伦酒。
她,应该说是滴酒不碰的。而我则长年来一貫把握着今天有酒也不醉的原則。

 

她说过她出门在外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饭量,于是我就专门为她备了一小個不酸的酸奶,少许意大利式火腿肉,再有就是日本特色的“抹茶惯奶油蛋糕”什么的了。
相信女人难免会欢欣于这些不经意的准备。
好象是少了些,但是,似乎是特意少了那么一些,
那样,待一会吃了以后,她和我还可以出門去觅寻些许余兴。

 

听闻她很喜欢上舞池,在一曲忧郁的Blues舞曲中既使寡欢地起舞,想必也不乏那种灵犀的迎击。
也听说她爱散歩,携她漫歩于田园情趣的车径小道,抑或风声、景趣、人情、手指的交流间,我们会有別样的情感流淌,也许是寒风的呻吟,也可能是她和我那份充实的感觉,更没准我们可以随意聆听原野在疯狂,苍穹起高潮,乃至无限的情调的最高潮...

 

自然,那些都是我单方面一個人的一厢情愿。
没准她来了后,我们什么也不会发生,或许是既便偶尓碰撞了一下便复又什么也没有了,
什么都不过是微妙的浅尝辄止,因为她和我都懂得,今天既使有酒,我们也没有权利放纵理性而去追赶那非理智的今天的酒醉。
不象人们借话题挥笔,可以自如地游文戏字。
而现实中,只要是人,都难免有其软弱的地方,人群中的人们,内心难免孤独。因为此,人们便必需理智。

 

......


“孤独,得深藏在嗣底,
静静地幻想、忧郁地品味、
闷声地欢呼、寡欢地流露、
不!什么也別想,
什么也无需期待,
惟,拥住时间,拥紧时分,哪怕让时刻窒息,
然后荣幸地为时辰作美妙的人工呼吸,吮吸她那无穷的琼浆,采引她那甘甜的玉液,
毎一滴,毎一粒,及至她那粉色幽蜜的九月天地,
轻轻地耳闻她那喜迎的低鸣,
欢乐的潮涌一般的纷纷秋雨,
幽艳的神圣无比之巫山云飞...
呜,道门瞬间四分五裂、天地迅即浑浑噩噩,
倾心一个古妖肆虐、进入一个仙人示弱的酬谢乐寡之欢愉的世界,
拥吻光阴,狂揽岁月,
期待从此人间惟有八月的其后,
尽是十月的其前,
永远繁盛、永远荣茂,
犹如那一方咏叹永远的三角花园,
妖艳无比,丰满无穷......”

 

那是音响在强烈地轰鸣着法兰西那如诉似泣的Chanson系列。我尝试着把优雅的法文转译成我的母语。

 

猛然地,我的第六感觉意识到她的到来,帯着那股悠香,漂揚着那份体香......

 

 

 

 

 

编辑:admin 作者:佚名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