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平台安全吗 > 前尘往事 > 正文

护理六四伤员是什么体验? - 泥马的日志

2018-05-28 18:03 点击:
护理六四伤员是什么体验? - 泥马的日志

本来,我从未学过医,也没有护理经验,但看护六四伤员给了我看护伤员的体验。单位有一个六四伤员,家在北京的年轻人就排班去医院护理,我也被排班担任护工。事情的由来是这样,伤员是外地大学毕业留京的小伙子,文青有点呆萌。六三晚上他值夜班,小伙子睡得死,居然满城枪声一点儿都没听见。第二天六四上午大家上班都在议论昨晚开枪的各种故事传说,他听起来觉得像天方夜谭,怎么也不相信。于是,他下了夜班在好奇心驱使下,睡着了没听见的牛犊不怕虎,骑着自行车沿着长安街就向天安门方向骑去看热闹。结果刚骑到北京饭店附近,前面聚焦了一些人,他正要骑过去看个究竟,突然前方响起急促密集的枪声,他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什么也没看见呢,只觉得什么东西重击一下把他从自行车上打翻在地,眼镜也不知摔哪儿去了,一摸手上都是血,但身体还能动弹。于是,赶紧从长安街上往行人道边上爬。在那儿,勇敢的北京板儿爷用三轮就近把他拉到协和医院急救。他的伤势说危重也很危险,是脖子中弹,白衬衣流满了血(在医院时他给我看了血衣)。颈部几乎全是要命的器官颈椎,动脉血管,气管,咽喉等,子弹打中哪个器官部件都会致命,再加上满脸满前胸的血,医生估计伤势危重可能没救了。更让医生奇怪的是,子弹只有进口,没有出口,所以医生认为弹头一定还在脖子里。于是上医学仪器检测找弹头,结果楞是找不到。但医学仪器检查发现了奇迹,那子弹弹头像鬼使神差一样从各个要命的部件器官旁或缝隙间穿过,关键器官只有擦伤,没有危及生命的致命伤。他的这种伤势真是各种巧合因素都凑在一起了,福大命大天留他一命。除了那子弹在颈部那么多要命的部件器官间穿过而没有造成致命伤外,射击距离近也是他能幸存的重要原因,子弹命中人体会产生激波,进入人体受阻后造成弹头翻滚形成外小内大的弹穴杀伤致命(有传说炸子儿,其实就是激波引起的弹头翻滚弹穴)。在脖子里如果弹头翻滚形成弹穴,那就会致命,但他被近距发射子弹击中,子弹初速很高,未受阻碍穿过脖子软组织,形成贯通伤,没有发生弹头翻滚造成弹穴,而脖子后部的肌肉受创后收缩把弹孔完全封闭,所以急救医生当时处置时一时没找到子弹出孔。
六四向天安门广场开进过程中,戒严部队也受到一定伤亡,开始在医院伤员中搜查抓捕“反革命暴徒”。单位领导怕他被戒严部队当暴徒抓走,把他转移到距离天安门较远的医院。那医院的医护人员给他做了医疗处置,但他因脖子枪伤,排痰有困难,给他安了一个排痰机,就是一个用脚踩的吸痰装置,吸痰的头在嘴里,一需要排痰就踩开关吸。所以,需要人看护操作。轮到我去值班看护时,护士看我操纵吸痰机挺认真,又是给伤员擦口水倒痰盂什么的,就说,你护理还真挺负责的,对反革命暴徒态度也那么好。我赶紧跟护士解释,他可不是什么暴徒,就是一个外地留京的单身青年,家里一时没人来北京照顾。他被打伤什么事儿都没干,去看热闹连开枪的人都没看见就中弹受伤了。我请护士跟医院同事们说说这情况,可别拿他当反革命暴徒对待。看护完夜班下班回家路上,我可是遭遇了惊心动魄的惊吓,我从医院出来在胡同里骑着车,正碰上戒严部队的巡逻车。那车道外没多大地方,把我吓得从自行车上摔下来。最可怕的是,与六三夜晚戒严士兵枪口向上射击不同,那巡逻车上士兵的枪口全部是向下对人,在一两米那么近的距离被头戴钢盔荷枪实弹士兵枪口对着,真把我吓着了,虽然没有开枪,但枪口直指下的心理震撼此时无声胜有声,比六三夜里头顶开枪朝天实弹射击的体验还要害怕。
编辑:admin 作者:佚名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