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平台安全吗 > 前尘往事 > 正文

肚脐眼看人(1)——温州君 - 农家苦的日志

2018-05-29 12:43 点击:
肚脐眼看人(1)——温州君 - 农家苦的日志

凡小人具有君子的外貌,我愿称之为君子;凡小人具有君子的品行,我也愿称之为君子。兵战国有四大君子,太少;商战国有无数小人,太多。

我欣赏的小人,因为都有君子的品行和外貌,所以,我就遵照古人的惯例,在他们的名字前面冠以地名,称他们为地名君,比如本集的“温州君”。

温州君,当然生在温州,是温州人。

你别把温州人都想成了商人,想成了富人。温商着实可恨,特别是臭名昭著、谤满天下的炒房团。邦无道,他们却既富且贵,所以耻也。不过,温州也有穷人,也有好人,也有帅哥美女。陶慧敏是大美女,我这位同事就是典型的温州帅哥。

温州君姓卢,名换心。华南农业大学毕业,他来粮油公司当业务员卖大米,算是专业对口,副业对味。业务员的副业就是泡妞,而他正好老于此道。

哥们年方三九,玉树临风,陈道明的脸庞,换上一个悬胆鼻子,一对桃花眼,那就成了他。此人有三大特点:好吃;好睡;好色。每一个特点,都是人无我有,人有我精,人精我神,人神我化。

我每次在大街上碰到他,总是看见他在饭店外卖部的柜台前,或者冷饮店的摊位前磨机。他喜欢站姿哈腰伸着脖子吃东西,双手轮流往嘴巴里塞,遇见同事或朋友,他会大大方方地与人分享他的食物,从不吝啬、抠门、吃独食。

他来办公室,通常只干两件事:一是去财务部报销差旅发票,二是趴在桌子上睡大觉,补觉,因为他夜间活动如猫似狗,耽误了正常的睡眠时间。

我在全国市场部当经理的时候,他是我的手下。但凡去内地出差,他最喜欢跟我同行。公干完毕,我去周览名胜,他则不知所之,而且通宵不归。我猜他准是去外面寻花问柳了。同事中有人嘲笑他巴结经理,他则笑着对那人说,你傻蛋懂个屁,泡妞要找淡友同行。

温州君不仅出差在外好这一口,平时在宿舍里也喜欢茅屋藏娇。每次他邀请我去他那里喝酒,我总能看到不同的“短裙背心妞”出现在他宿舍里,或是帮着炒菜,或是帮着洗衣。

过份耽于情色,自然要影响到工作。我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早有人把他上班睡觉,宿舍乱搞,每见一个女孩,就变换一张嘴脸,更换一副心肠的“换心”作风,打小报告打到老总那里了,以至老总多次在我面前暗示,要我把他炒掉。

我是个爱才的人,始终认为温州君不过在小节上有些瑕疵,大的品行上还算冰清玉洁。他的聪明绝顶,足可以掩盖他在工作上的漫不经心。我俩每次做对家陪客户打牌,他的精准算度和果断甩牌,总是让我俩赢得盆满罐满。

尽管我百般舍不得炒他,千方百计地替他辩护,可老总就是看不惯他。

有一次,公司年终组织嘉年华活动,吃喝完了要抽奖。本来,按照公司领导的意思,希望一线员工得奖,劳苦功高的人得奖,借以额外补偿,鼓舞士气。没想到,秘书小姐唱完了头奖号码以后,温州君高举双手,说他抽到了。

这时,全场欢声雷动,唯有老总龟然不动。很明显,他不高兴。我当时就坐在他傍边,他的面部表情让我看得一清二楚。

几分钟过后,秘书小姐又开始拉长调门唱号,二等奖号码也公布出去了。大家都把脖子360度地转动起来,都想在人群里第一个看见中奖的那位。老总也欠了欠身子,然后坐下来,悠然地抽了口烟,等待着幸运儿的出现。

突然,我们部小伙子们聚居的那一桌骚动了起来,哥几个簇拥着温州君一起走向领奖台,跟喝醉了的扬州八怪似的。到了秘书小姐跟前,温州君腼腆地举起了右手,说不好意思,他又中了。

头等奖500元,二等奖300元,谁都没有料到,一刻钟不到的时间里,竟然全部落入“咸猪手”的掌中。温州君一人连中两元,运气真是气冲斗牛啊。

俗话说,等人易久,嫌人易丑。老总见自己最厌恶的人得中头奖,连着二奖,简直指甲盖都气黄了。于是,他立即站起来,扔掉烟头,愤然离场。

我在辞退温州君的时候,没有直说原因,只是握着他的手,跟他开玩笑说:“别人都是情场得意,赌场失意。而你老弟却能兼而得之,有什么秘诀吗?”他哈哈一笑道:“可能是我的手摸女人摸多了,自然就能抓钱!”

风萧萧兮粤海寒。广州一别,我再也没有接到过任何关于温州君的消息。

 

2017.3.8

编辑:admin 作者:佚名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