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平台安全吗 > 前尘往事 > 正文

我的那些吃货老外同事 - 徽不啦叽的日志

2018-06-11 13:11 点击:
我的那些吃货老外同事 - 徽不啦叽的日志

一直以来觉得,咱中国人在吃上,可以说是独步地球。天上飞的,除了飞机外,地上四条腿的东西,除了桌子以外,没有不吃的。还记得小时,老人们所说,只要是脊梁背朝天的,都是给人吃的,所以可以说咱中国人什么都吃,什么都敢吃。不过平日里,和同事们一起胡侃吃时,还是有所收敛,不同文,不同宗,避免一些习惯和文化的争执。其实,时间长了以后,发现,大家彼此彼此,都是一些吃货,也不再回避咱的一些饮食习惯。像南方人吃蛇,东南亚的一些地方也吃蛇,也就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是有些老外,吃的确实比较单调,吃个鸡,也只吃去皮去骨后的胸腿肉。就像一位同事所说,一次和夫人参加一个朋友的爬梯,无意中发现,厨房炉头上,咕咕地翻着气泡的汤罐中,是一只只直立的鸡爪,可以说是震惊,想到自己将要喝的是鸡爪汤,心理的不适应让他找个借口,开溜。他的那位在煲鸡爪汤的朋友,并不是一位华裔。其实,就这鸡爪的烹制,不知是不是咱中华吃文化的弘扬,好几个不同族裔的同事一致推荐鸡爪加花生米煲汤,口味一流。这也让那位同事想不明白的是,你们到底是在吃鸡爪骨,还是在吃鸡爪皮。

第一次一位同事告诉我,他们什么都吃的是一位意大利裔。那是在谈到后院的野兔老是乱咬花呀,草呀的,这位老兄的建议是,找只汽枪,把兔子宰了,扔在锅里红烧炖了。当时有点诧异他的所说,这位老兄看着我的大惊小怪,不以为然对我说,你要知道我们意大利人可什么都吃,竟然有人在咱老中面前牛起吃的。不过这位老兄在吃上倒没什么出格之处,直到一天给他搬东西,去他的表兄弟家,看着后院几只可爱小兔兔,他用手在脖子上一横,嘴里还带个响舌,明白了,那是盘中餐。其实不少地方卖兔肉,但在后院养兔子,下酒,牛!

在波兰同事的大力推荐下,去波兰人开的超市,各式香肠,熏制的肉食品,的确不错,孩子,大人都爱吃,波兰香肠成了我们家爬梯的保留项目。店里熏制的肚腩,猪脖子,切成薄片,夹在面包里,肥而不腻,香!还有血肠,猪肝糜等,和咱老中一样,什么都不浪费。

当然,告诉我什么都吃的,还有一些其它族裔的同事,有些比咱还杂。一位葡萄牙裔同事,喜欢打猎,告诉我,他从不浪费他枪口下的猎物,甚至射下来小松鼠。他们也制作血肠,大米,洋葱,各式香料,和猪血搅拌在一起,灌制成香肠。还告诉我喜欢猪头肉,尤其是喜欢猪脸颊骨上的肉,很让咱有种知音的感觉。不过要说吃的口味重,大概数我们的老墨同事的一次经历。一次他和朋友去一个烧烤吧,看着朋友要分东西,吃的津津有味,自己也点了分。虽加了许多香料,还是掩饰不住很重的腥味,就着烈性酒,勉强吃完,问朋友,这是什么。朋友的回答让他想把吃下去的再吐出来,牛睾丸!

编辑:admin 作者:佚名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