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平台安全吗 > 原创文学 > 正文

村庄 - 大龄文青的日志

2018-05-02 19:40 点击:
村庄 - 大龄文青的日志

村庄

村庄的含义在各国都是相同的,即离开喧闹的城市,农民住在一块,享受大自然的恩赐。记得阿根廷有一首民歌,就是,村庄,我的小村庄。非常好听。但在我国,政府安排了村官,从最高的村支部书记,到村长,会计,治安保卫。在中国,官和权力是同义语,官就是权,权就是钱。所以,到中国任何一个村庄,只要找最好的房子,肯定是村官的家。

  最近有一个情况,上面要修理村官了,以前需要修理的是周永康那样的最高级的官,或是省长,部长,将军等高官,但这些贪官毕竟总量不大,几百人而已。修理最小的村官,就是大麻烦了,关键是量太大。中国有两千多个县,几十万个村,村官就有几百万人了,这支贪污大军过去把国家搞得很累,村民受了大苦。单单一个上访就把中央搞的很糟心。

  现在上面要收拾村官了,这几百万人不比原来的省长,部长甚至最高级的大官,那些人虽然贪污额度巨大,但人数不多,至今也就收拾了几百个大小贪官,费力不太大,虽说抄家清点赃款把验钞机都烧坏了,但也就是几十亿元。这小小芝麻官收拾起来就不容易了。记得天津静海县大邱庄的村支部书记禹作敏就唱了一台大戏。此人靠了一位大大的后台发财了,可以把首都钢铁公司的钢材按国拨价买进,再按市场价卖出,所谓国拨价是国家规定卖给国企的材料,价格低,但是,市场价就高得多了,那时,钢材极缺,差价很大,所以赚钱不少,    

这个村庄可以雇佣2万名工人,办许多工厂,开许多公司,干许多坏事。有了钱,村支书就花30万元买一条黄金腰带,有三公斤重。还有奔驰汽车车队,大人物要参观时,不能坐自己的车,一定换上本村的车队,到村里参观。而且,事前要预约,等老头子同意了,才允许进村。最后一幕很有趣,村支书私设公堂,下令打手将一名部下处死。这事被天津市公安局知道了,便去调查,却被民兵挡在村外。最后是中央调动两个团的武装警察,将村庄包围,缴了村民兵的枪,将村支书送入监狱。当时的人大委员长万里说,这不是土匪吗。

另一个村庄在山东临沂,一个很小的市,但有一家超五星级宾馆,19层。北京最高级的宾馆,如凯宾斯基,是远不如这家的,其客房里的设备全部是进口的,冰箱里的酒和饮料也是进口的。其冲浪浴盆对面有电视屏,可以躺在热水里看电视。大厅很大,全部是汉白玉铺装,包括墙面和楼梯。这个宾馆投资10个亿,是该市一个村支书的产业,他在去美国之前捐给了市政府。今日在宾馆前有他的塑像。

这两个例子也很有趣,一个支部书记去了监狱,另一个去了美国。都是非常有钱的芝麻官。这就是当前我国的现状,真是很可怕,但绝非谣言,前者是报上登载的,后者是我亲身经历的。

编辑:admin 作者:佚名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